首页 新闻 社会

贵州4留守兄妹疑自杀揭开哪些问题?

2015-06-13 10:14 农民

碧翰烽:毕节四兄妹自杀揭开哪些问题?

据新华社电 记者从贵州省毕节市有关部门获悉,6月9日晚11点半,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四名儿童是四兄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四个孩子生前穷的只吃玉米面。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儿童死亡原因展开调查。

另据媒体报道 田坎乡多名村民称,4个孩子是一家的,其父打工,母亲3年前“被人拐跑”,爷爷奶奶已过世,外公外婆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孩子,只剩4个孩子在家中。

看到这样的一个惨状,不由得令人泪如雨下、痛心不已。这么小的孩子,这么穷的生活,这么走上的绝路,谁又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就这么悲剧?

值得关注的是,近些年来,关于贵州毕节留守儿童现状,媒体多有报道。

流浪儿童之死。2012年曾发生过5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死亡的事件,5个孩子平时伙食就是稀饭和盐巴。

老师强奸学生。2014年4月21日8时40分,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公安分局小吉场派出所接到报案:小吉场镇南丰村发生一起强奸案。犯罪嫌疑人黎某是毕节某小学四年级班主任,被依法逮捕。据家长统计,至少涉及12名女生,最小者仅8岁,分别涉及二、四、六三个年级。受害女生大部分是留守儿童,家长常年在外打工。

2015年5月11日晚9时许,贵州毕节大方县瓢井镇中寨村小学学前班负责人韦会平,因涉嫌猥亵幼童被刑拘。据家长统计,目前至少确定有7名女童被韦会平猥亵并报案,年龄基本都在6到7岁,多为留守儿童。

食物中毒事件。2012年3月29日上午,贵州毕节市织金县八步镇小学生食用营养餐后出现大批身体不适的症状,86人送医院治疗。官方称之“疑似食物中毒事件”,并进一步解释为“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当这样一些现象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许能够从中解读出什么;当这些孩子面对贫穷、侵害的各种威胁时,显得那么无助与恐惧时,我们又该从中反思出什么。也许正是在这一起起案件、事件的背后,能够揭开一些致命的问题。

首先,扶贫问题任重道远。可以说,这些留守儿童的背后心酸,都少不了贫穷二字。穷的只是玉米面、稀饭和盐巴,这就是孩子们的生活。连孩子们的生活都存在如此重大问题,扶贫工作真正是任重道远,刻不容缓,来不得半点虚假与马虎。

其次,留守儿童的关爱帮扶工作存在浮于表面。留守儿童已经成为当前农村的重大社会问题,群体大,人员复杂,关爱帮扶难度大。应该说,全国各个地方都展开了此项工作,毕节市也不例外。自5名男孩垃圾箱内死亡事件后,毕节市曾宣布对全市范围内留守儿童进行逐一排查,设立留守儿童专项救助基金,采取一对一帮扶措施。市、县(区)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

如果能够真正把这些救助基金、一对一帮扶、6000万元等措施落到实处,还会不会出现这样的集体自杀惨剧呢?从我这些年来对基层的观察与调研,有很多这样的措施往往是浮于表面的、流于形式的,看起来做的很热闹,真正落到实处的又有多少;汇起报来、总结起经验来是一套一套的,真正落到孩子身上的又有多少。

再次,在监护人、学校和部门等责任的履行方面,令人堪忧。不可否认的是,有的留守儿童父母外出是迫于贫困、生活之压力,但不论怎样,还得履行好一定的责任,不讲说教育的问题,至少起码的生活和安全保障,还得予以重视。当然,这也还反映了一些父母的能力或现实问题,恐怕有时候连自个都养不活。有时候,孩子的脆弱与绝望,不仅仅是物质生活上的压力,更为重要的是情感的缺失与前路的迷茫。除了父母之外,学校、有关部门在责任的履行方面,也会存在着一定的漏洞。

最后,我们也不得不重视这些现象背后可能存在的腐败问题。一方面是扶贫工作层面的巨额资金去向;另一方面是在教育层面的资金去向;还有一方面是对于留守儿童关爱方面的资金去向。尽管这些地区属于贫困地区,但是从国家到地方,应该是给予了一定扶助的,但这些扶助是不是落到了实处,值得推敲。

仅就2012年3月29日贵州毕节市织金县八步镇小学生“疑似食物中毒事件”来看,官方组织的专家组调查后表示,该中毒事件与学生食用的面包和牛奶无关,不属于食品安全事件。而据媒体调查,多方证据表明,中央财政资金补贴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经过多次走样与欲说还休的幕后操作,或已变成地方及学校当事领导的利益奶牛。那么,这里面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还有,那些应该拨付到贫困学生手中的困难补助、救助基金,是不是都一分一厘地到了孩子手中。至少在一些地方已经暴露出了这些问题,有的还很严重。因此,该不该深查,有没有问题,也许该有个交待了。

责任编辑:农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